兰格首页 >“墨”专栏 >“墨”专栏
MO数据 | 价差:缩窄的价差 有修复的可能吗?
发表日期:2019-8-5 9:19:03 “有一点墨”公众号

     近两天现货市场受到盘面以及全球金融市场震荡的拖累,一直表现得坚挺异常的中品矿似乎有松动的迹象,PB粉的近远月海漂货物溢价已经在4美元附近纠缠、博弈,连一直盘踞在金字塔尖的巴混的溢价也突然间大幅下挫。

    市场人士对于近期62%与65%价差的关注也投射到了这几单交易中。

    01

    近期扭曲的价差

    今年以来,铁矿石由于供给端的短缺引发了一浪又一浪的上涨,推高了钢材生产成本,也推高了各品类的价格,同时也导致了高、中、低不同品位、品种的铁矿石价格差距缩窄甚至可以说是扭曲了。

    价差扭曲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巴西澳洲各品种价差大幅收窄。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各品类价格都上涨,价格都很高。

    作为中品中流砥柱的PB粉与其他中、低品的价差太趋近。以前有性价比的中品品种如金布巴粉、麦克粉由减价转向加价出售,港口现货价格与PB粉价差缩小;中低品如混合粉、超特粉的价格大幅上调,与PB粉的价差也缩窄至历史相对低值。

    同时,卡粉与PB粉、卡粉与超特粉的价差也大幅缩窄并窄幅震荡。



    这种状况导致了高、中、低品价差没拉开。

    2、近期,以普氏指数为代表的62%与65%指数价差大幅缩窄。

    今年开年初,62%与65%指数的价差在14.85美元左右,一度拉宽至5-6月的近17美元;自6月中旬开始一路下挫,至7月中旬大幅收窄,二者价差在8美元附近盘整。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同一时间普氏62%与65%指数价差有27美元,在7月中旬达到当年最高的价差,即28.55美元。纵观普氏近两年来的62%与65%价差的年度均值,2017年这个数据为16.16美元,2018年为20.96美元。8美元的62%与65%指数价差,业内人士仍在期待它修复。

    3、主力合约与现货的价差长期处于贴水状态。

    这个盘面与现货的深度贴水状况,在第二季度表现得非常抢眼,被广大业内人士关注,并借此作为盘面上抬的重要驱动因素之一,理由是:主力合约与现货市场行情背离。



    按照业内人士的测算,以本周五的盘面主力合约的价格,对比金布巴粉的价格,一番计算下来,盘面仍有近100元的贴水。

    02

    价差因何扭曲?

    我们重点来关注下前文提及的现货及指数的价差矛盾,意即过窄的品种间的价差。之于第一对价差,各品种间紧缩的价差,前面已经大概涉及,驱动因素就是巴西、澳洲接连的供给端事故,造成对发货量短缺的预期(实际也发生了!),推高了各铁矿石品种多米诺骨牌效应式地联动涨价:巴西溃坝事故后,导致了巴西矿的价格出现了首轮上涨,紧接着西澳飓风拉抬了澳洲中品矿的价格,但是由于巴西高品卡粉和中品巴混以及澳洲中品PB粉、纽曼粉等的供给收缩、价格上涨,钢厂转向FMG混合粉、超特粉的目标太明显,FMG的产品溢价也被直接推高。

    至于近期不断缩窄的62%与65%指数的价差,则反映了市场中、高品铁矿石的博弈——中品矿仍借势冲高,而高品矿上涨乏力。中品矿是哪一个品种在策动?巴西发货量的飙升,直接表象是巴西Capesize船型海运费的突飞猛进,亦是近几单巴混(BRBF)高溢价僵持不下、带头服软的最终原因——巴西中品带头大哥巴混已经无法坚挺,中品矿仅剩PB粉苦苦支撑!

    高品矿领域,进口精粉们在国产精粉面前已经颜面尽失,就因为其价格与地矿相比完全丧失了性价比,目前市场上的进口精粉如巴西精粉(66%品位)、乌克兰精粉(66%品位)、卡拉拉精粉(65%品位)已经跟PB粉差不多价格。作为高品矿烧结王者的卡粉,也在930-950的价格区间徘徊辗转过一段时间,无法再有所突破。高品矿的失宠,实质上是钢厂面临钢材利润微薄甚至濒临亏损的一种“应激性”反应:用矿追求最优的性价比,灵活调整(降低是个趋势)入炉品位。据了解,尽可能的增加地矿用量,是周边有地矿资源或能用到地矿资源的钢厂的首要目标。

    03

    价差能否修复?

    一直在僵持的各品种价差,目前还没有实质性的转变,虽然高品矿上涨乏力,单以PB粉为代表的中品矿仍然坚挺,低品矿如混合粉、超特粉也仍在近年来的价格高位尚未有下调回归的苗头。

    出现松动的是巴西矿。巴混溢价在最近平台上的成交,已经从7月16号的62%MB低铝指数+5.6美元以及7月24号的62%MM指数+5.3美元,跌至MM指数+3.8、3.6美元的水平,不考虑QP和其他因素的话,溢价直接下跌了1.5-2美元不等。可以看得到,松动体现在了溢价的下跌,而中、高品铁矿石的价差从当前看根本没有修复的迹象。

    当前钢铁行业似乎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困境:一方面钢厂在抱怨铁矿石价格上涨得厉害,一方面粗钢产量却在增加。产能扩张对铁矿石的需求,一直在支撑着铁矿石的价格。钢厂只能从有限的铁矿石资源里选择相对便宜的品种维持生产,而一旦哪个铁矿石有性价比就会被无数终端盯上而直接又迅速地被拉高了价格。之前罗伊山粉/块是实例,之后印度粉是实例,SP10也很快成为新的实例。

    因此,笔者认为,在当前钢铁行业保持在新一轮扩张期的情势下,钢厂终端面临着铁矿石涨价带来的利润收缩压力,各品种的价差、中高品的价差短时间内无法出现大幅度地修复,价差只会有阶段性的反弹,更多地表现在单品溢价的下调上面,而指数仍将盘踞在高位,起码不会急转直下。

    声明:“有一点墨”公众号已授权兰格钢铁网作为网络平台独家发布相关公众号原创文章,所有文章解释权及版权归“有一点墨”公众号所有。文章来源:公众号“有一点墨”;微信ID:i-blackmores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