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格首页 >“墨”专栏 >“墨”专栏
“环保矿”近期为何萎靡不振?
发表日期:2019-8-27 9:41:28 “有一点墨”公众号

今年上半年铁矿石市场出现了一次波澜壮阔的演绎,无论澳洲矿还是巴西矿都走出了靓丽的上涨曲线,甚至刺激了诸多非洲国家重返铁矿石舞台的行为。但是,7月中下旬开启的暴跌,也可用“波(惊)澜(涛)壮(骇)阔(浪)”来形容。

其实,细心的老铁可以发现,块矿、精粉已经先于这波暴跌潮式弱渐微,于第三季度伊始便温吞徘徊,球团矿更于5月开始便震荡辗转几月后转弱。

01

何谓“环保矿”?

所谓的“环保矿”,其实并未真正的很环保,而指的是需要依赖中国环保政策而带来“行情”的几大铁矿品种,意即进口球团矿、进口造球/烧结精粉和进口块矿。上述三大进口铁矿石品种,在往年往往是在采暖季环保限产措施后“吃香”:价格随着高炉、竖炉和烧结系统的限产而水涨船高,因此被老墨戏称为“环保矿”。

山钢杨传举老师关于三种炉料的专业解读

02

精粉、球团和块矿的关系

一般地,限高炉会带来铁水产量下降,进而对铁矿石需求的下降;限烧结系统,则会带来烧结矿的吃紧,转而需要外采烧结矿;而限竖炉(或回转窑)则会影响钢厂自造球团矿的产量,导致钢厂需要外采球团。对钢厂不同烧冶设备的限产,就直接带来对不同品种的特殊需求。

从炉料经济性考虑,理应加大烧结矿的配比,但是烧结矿的入炉品位、成本等又受烧结粉的价格、钢材的利润等因素的影响。

精粉分为烧结精粉和造球精粉,在地矿丰富的地区,当地钢厂一般会以地矿精粉作为造球精粉,当然也有以地矿精粉用于烧结的一些中小炉型钢厂。在地矿精粉性价比特别突出时,钢厂甚至会以地矿精粉作为烧结主料,而减少进口粗粉和精粉的用量。可见,决定进口精粉使用量的主要因素还是性价比。特殊情况是,刨除价格因素,当环保政策限制了钢厂烧结和自造球的产能时,才会有进口球团和块矿,乃至进口精粉的机会。

块矿是生料,其添加是为了增加高炉炼铁过程中的原料的透气性,并不能大比例添加,一般其配比最大上限在20%左右。

03

“环保矿” 为啥集体 “失声” ?

第三季度开始进口精粉、进口球团和块矿的萎靡不振,从供需两端来分析就已经足够。

首先,“环保矿”失宠,当然是由于今年环保限产政策不再“一刀切”,虽然有阶段性、短期“一刀切”的严格政策执行,其余多次的限产政策都是按照ABCD等不同企业情况差别对待,有供暖任务(往年)、拟搬迁等钢企不会被施以重法。

限产不再“一刀切”最明显的效果就是限产极具针对性,并且影响范围大大缩小。这造成了限产地区钢厂的烧结、球团产量没受太大的影响,因此从需求端而言,对进口球团、精粉和块矿的外采缺口有限。

其次,从供给端而言。其一,国产矿今年的供给平稳甚至略有增量。国产精粉供给端的充足供应,加上相对进口精粉无可比拟的性价比和适用性,让进口精粉、进口球团备受压力。

今年国产精粉并没有去年供给短缺的情况出现

其二,虽然今年上半年中品矿供给短缺,但国外精粉并未出现大幅减产,这导致了进口精粉在中国港口出现了库存累积,需求端的低迷,造成了进口精粉无法真正的“去库”。

三大“环保矿”集体垒库

04

结 语

目前,虽然国产精粉的价格由于进口精粉的价格,但是进口精粉主动降价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激发起了某些钢厂的采购热情,其出货略有改善;然而进口球团则受到了国产精粉自造球团以及进口精粉造球的双重挤压,最近日子真不好过;从严重垒库以及块矿溢价不断下挫的情况下我们可以预计,进口块矿的日子更不好过!

唯一有点盼头的是,市场普遍对今年国庆前的限产预期较为一致,如果后续9月份的限产较为严格,那么也许是“环保矿”阶段性改善出货的机会。

声明:“有一点墨”公众号已授权兰格钢铁网作为网络平台独家发布相关公众号原创文章,所有文章解释权及版权归“有一点墨”公众号所有。文章来源:公众号“有一点墨”;微信ID:i-blackmores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