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格首页 >“墨”专栏 >“墨”专栏
块矿的“蜜汁”尴尬!
发表日期:2019-9-9 14:58:27 “有一点墨”公众号

9月4普氏指数的块矿溢价跌了0.005美元,至 0.095美元 ,月均只有0.1017 美元,几乎是今年以来的最低值;对比近两年来的数据,也几乎是近两年来的最低值。

01

块矿基本面:库存高企、需求低迷

块矿库存今年上半年几乎都围绕着1400万吨的位置区间上下波动,但从目前的三季度趋势图看,块矿港存累库的趋势明显,尤以三季度的大幅累积为主。这种现象大不同于往年,一般往年进入三四季度秋冬季限产的情况下,块矿的库存是呈减少的态势。

块矿库存常年保持在1400万吨左右的位置,

三季度开始大幅上升已逼近2000万吨大关!

我们截取自己贸易矿数据库里的数据也可以看到,北方七港的可贸易块矿资源总体呈现了累积的趋势。这些块矿资源涵盖了常用的纽曼块、PB块、罗伊山块,还包括了巴西块(含NPSP、LONS、LONT、LOCJ等)以及近年风生水起的中低品新星FMG块。

几种常规块矿的库存一路抬升,

趋近600万吨可贸易量

总之,块矿在港口的库存的累积,与今年环保限产不再“一刀切”有关,也跟国产精粉供给略有增量、价格更具性价比有关。在国产精粉供给充裕的前提下,钢厂自造球团性价比大于进口球团/进口精粉造球,当然也大于进口块矿,因此,终端用户的需求偏弱。

02

基本面之外,低迷之谜

除了块矿的供需基本面之外,它还有一些“特征”值得老铁们关注,这些“特征”也是影响块矿需求和价格不可忽略的因素。

1)块矿需要“天作美”——块矿具有天气属性

进口块矿的来源多元,主要包括主流的澳洲、巴西块矿,还有南非、智利、印度、伊朗、马来、巴基斯坦、墨西哥、肯尼亚等非主流块矿。

除了南非昆巴的水洗块之外,其余的块矿基本上都是自然块(编注:或“混合块”——其实就是往块矿中混入粉矿的行为,这是很多不地道的非主流供应商的行为)。另外,较早之前的块矿粉率相对较低,近年来块矿的含粉率有增加的趋势。

基于这一特征,钢厂使用块矿都得过筛,以前钢厂可以拉回去自己筛,近些年环保严格则兴起了港口筛块矿的业务和公司。筛矿其实得靠天吃饭,以前钢厂没建料棚,筛矿露天就干;如今港口筛矿,也是露天干活。如果下雨了,就会影响筛矿作业。因此,块矿具有天气属性——天晴朗好筛矿,刮风下雨则影响筛矿效率。再说一个事儿,以前山钢发过的塞拉利昂矿由于水分大,到国内后更得依赖好天气,因为它还得多一道晾晒的工作,晾晒后去除一定的水分才能进行筛选,否则就全部黏在筛子上了。

基于此,南方的钢厂就非常喜欢南非水洗块,因为这些块矿粒度均匀、含粉率低、不易吸水,简直是少晾晒、不过筛、雨季都能运输的最佳块矿啊!

之前台风虽然没有正面袭击山东,但是着实给山东地区带来豪雨;今年二季度北方也多雨。这些因素直接影响了港口的筛矿作业以及块矿的运输,因此这也是块矿在一段时间内消耗较弱的原因之一。

2)块矿与球团“跳探戈”——块矿与球团“相爱相杀”

据钢厂的冶炼专家称,球团的添加比例理论上没有上限,但还是受制于高炉的酸碱度平衡系数;另一方面,块矿由于是生料且入炉仅是为了增加炉料透气性等有限作用,因此无法大比例添加,理论上无法跨越25%的比例上限。

虽然块矿没有球团“环保”——因为块矿需要过筛,块矿是生料更废焦炭,球团是熟料,入炉即可“发光发热”,但是块矿的受欢迎程度,也是靠其价格取胜。同理,球团要火爆,除了“环保”因素刺激之外,也要靠价格来与块矿争风夺宠。块矿与球团就像在“跳探戈”——你进我退,此消彼长:环保政策严厉时,它们就共同受益,一同进退;但由于都在高炉冶炼的炉料添加中起不到主导性的作用又可以相互替代而同室操戈。

二、三季度以来,块矿与球团价格同趋走弱,

但近期块矿与球团走向壶口拉大,

显示着块矿更具性价比了

从上述印度球团与块矿的成交价格对比可以看出,5月开始62%基的PB块矿价格曾一度与64%基的印球价格一致,这足以说明彼时块矿的价格更强势。但是进入7月底,PB块的价格一路下探,说明块矿不具性价比而渐渐受到终端冷落而转弱。反观球团的现货价格并无大幅变化,这表明块矿又开始具备性价比,可能很快会回归了。

3)精粉的“阻击”——精粉可能变成“拦路虎”

国产精粉和进口精粉今年都是对块矿强有力的“阻击”力量——精粉既会阻击球团,也会阻击块矿。

迄今为止,今年国产精粉的产量没有出现像去年那种短缺的情况,据悉反而略有增量。国产精粉的性价比和环保的宽松,直接结果造成钢厂对进口精粉的依赖阶段性减弱;国产精粉不再单纯用于造球,其在某些地区甚至被当作烧结精粉使用,直接与烧结粗粉混配。

进口精粉被国产精粉打压下,其流动性减弱、售价降低,65-66%的进口精粉售价曾一度与PB粉港口价格持平。如今,也有一些钢厂购买进口精粉添加进入烧结流程中。

国产精粉的性价比提高了钢厂用地矿自造球的比例,降低了对进口精粉和进口球团的采购;进口精粉的低迷,同时抑制了块矿的价格。综合起来,块矿就受到了精粉的压制。

块矿溢价几乎与历史低值持平

03

利润是永恒(的话题)

块矿的低迷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吗?其实并没有!块矿溢价自去年二季度就一直坚挺,2毛美元至3毛多美元的溢价一直支撑到今年的7月,6月底7月初块矿溢价还曾到过4毛多,8月才开始走下行趋势。

以PB块为例,其港口现货的成交价格也只是从7月初达到高点后才断崖式下滑,其下滑开启的时间,刚好与普氏块矿溢价6月28日达到0.473美元、7月1日延续在0.440美元、然后开启了下行通道的时间节点是一致的。这一点充分说明了普氏块矿溢价与现货成交价格息息相关。

那么,老铁也许更关心,为什么早不跌、晚不跌,开头你不是说了很多二季度多雨、球团可替代性、精粉压制了,为什么偏偏在7月份开始下跌?

笔者以为7月份刚好开启了行情的转捩点。铁矿石在上半年由于供给短缺的影响一路冲高,在后续澳、巴发货恢复后供给缺口的担忧情绪转正;加上下半年由于上半年钢材供给超过了需求,造成钢材供需矛盾凸显,叠加贸易战、全球宏观经济低迷、经济数据欠佳等影响,总体的情势开始转向。

本质上,上半年矿价一路涨,差不多刚好跟钢材的出货节奏可以“抵消”——高矿价刚好被超火热的钢材需求所“掩盖”;而当钢材供给过剩的矛盾凸显出来,钢厂的销售出现压力、钢材的利润出现压力时,矛盾和压力就会传导至铁矿石这端来。因此,块矿在第三季度的转向、普氏块矿溢价的大幅缩水,表面上是环保因素不给力,本质上则是钢厂利润收缩的传导。

7月是铁矿石行情的转捩点,

澳巴等主流矿亦步亦趋往下

前文略有提及,当前块矿对比球团的价格似乎又有一些性价比,因此某些钢厂终端提前有了这一发现,又开始适当增加块矿的采购与使用量。然而这一趋势是否会延续,还得看钢材在“金九银十”的表现。也许大概率会出现的国庆前限产,会给块矿(连带球团)带来一次小反弹也说不定。

声明:“有一点墨”公众号已授权兰格钢铁网作为网络平台独家发布相关公众号原创文章,所有文章解释权及版权归“有一点墨”公众号所有。文章来源:公众号“有一点墨”;微信ID:i-blackmores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