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格首页 >“墨”专栏 >“墨”专栏
重组、搬迁、落现 钢矿行业未来的趋势已显现
发表日期:2019-10-21 10:40:45 “有一点墨”公众号

 近年来,钢铁和铁矿石产业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比如钢铁产业经过几年的侧供给改革和“去产能”,非法的“地条钢”和中小高炉基本上被淘汰殆尽,钢铁行业开启了新一轮的兼并重组的质变过程;再比如几年前淡水河谷独家布局“销售阵地前移”的产品销售策略,用Valemax四十万吨级的超大型散货船敲开了中国港口的大门开始混矿,近期其余的矿山也亦步亦趋,开始在中国落地卖现。

钢矿行业的发展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

01

钢厂重组,混改、强强联合,都为了话语权

钢厂的兼并重组早在2000年左右就开始了,根据经济参考报的梳理,早在2003年到2005年间,东北地区的三家特殊钢企业-大连、抚顺、北满重组成东北特殊钢集团公司;武钢与鄂钢、柳钢联合;鞍钢与本钢联合;唐钢与宣钢、承钢联合;首钢控股水钢,首钢与唐钢合作成立首钢京唐钢铁公司开始在曹妃甸建设临海钢厂,唐山建龙重组新抚钢,湖南华菱钢铁与米塔尔合资合作经营,香港中信泰富控股大冶特钢、石家庄钢铁公司等企业。这些兼并重组,基本上搭建了当下钢铁行业的大框架。

2016年是去产能的元年,也是钢铁的兼并重组“百花齐放”开启的元年,接下去几年整个行业的兼并重组呈现出“公私两旺”的局面:原宝钢集团与原武钢集团于2016年联合重组为中国宝武集团,成为我国最大的钢铁企业集团;江苏沙钢集团之前先后对江苏淮钢、河南安阳永兴钢铁、常州鑫瑞特钢等实施并购联合、资产重组,近年又重整了前东北特钢集团;建龙集团通过一系列的兼并重组,把山西海鑫钢铁、北满特钢、齐齐哈尔北兴特殊钢、齐齐哈尔北方锻钢、西林钢铁等公司收购,在山西、东北等地迅速扩张到3000多万吨的产能;方大集团兼并重组27家企业,资产总额达到700多亿元。

今年并不是中国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元年,但绝对是中国钢铁行业最浓墨重彩的一年。今年宝武集团开始与马钢洽谈合并事宜,“宝武马” 重组后产量将达到8707万吨,成为中国当之无愧的钢铁巨无霸。另一厢极具代表性的是民营钢铁集团德龙钢铁上演“蛇吞象”,一家民企把曾经世界五百强的国企集团渤海钢铁接盘了,重组后将形成近3000万吨钢材生产能力。

根据国际钢铁协会的统计数据,2018年我国排名前10的钢铁企业粗钢产量总计达到3.27亿吨,产业集中度(CR10)仅为35.3%;而根据中钢协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排名前10的钢铁企业总产量为3.4亿吨,占国内钢铁总产量的36.5%,不管哪个上述机构统计的数据距离工信部发布的《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中的行业集中度达到60%的目标都相差甚远。

因此,我们钢铁行业的兼并重组还将继续,继续的目的是为了达到集中度,更为了掌握议价的话语权!

02

搬迁,或进园,是钢铁业的壮阔迁徙

之前有媒体对钢厂搬迁做过统计,以全国钢铁第一大省河北省为例。根据2017年7月河北省出台的《河北省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方案(2018-2020年)》,2017 年底,除石钢、宣钢、国丰、太行、冀南、首秦等6家已确定搬迁的城市钢厂外(其减量置换的产能已列入压减退出计划),该省还有 9 家位于城市及城市周边的钢铁企业。而今年5月,唐山市日前启动了主城区周边13家钢铁企业优化整合、退城搬迁工作,涉及钢铁产能5135万吨。

去产能的工作貌似接近了尾声,但是其实钢铁业轰轰烈烈的迁徙才刚刚开始,比如廊坊市域内新利、前进、胜宝、新钢等4家钢厂,或变卖产能,或开启漫漫南迁之路。胜宝钢铁先后在辽宁、广西、江西、福建等地考察新址,但最终还没有选择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津西钢铁植根于唐山,却通过产能置换南迁至广西防城港。还有江内的钢铁企业也有出现退城的举动,比如梅钢搬迁江苏盐城,中天钢铁搬迁江苏南通,南京钢铁也有可能迁出南京市,具体去向还未最终确定。

除了一些代表性的北方钢厂不远千里南迁,福建系的民营企业也开展了“荣归故里”的搬迁行动,比如河北兴华钢铁通过一系列的产能兼并和置换,回归福建拟兴建800万吨产能长短流程结合的新钢厂;大东海钢铁集团收购了老家长乐的鑫海冶金,同时拟在该厂址基础上兴建新的产能;位于长江内的金盛兰也开启了回归福建建厂的行动。

搬迁,是为了环保,主动搬迁更是一种战略上的重新布局——到竞争不激烈的地方去,到有利于自身重新发展的地方去,是一种以退为进。

所有今天的钢厂大迁移,未来回过头来看,可能是我国钢铁业一张波浪壮阔的迁徙路线图。

03

落现,贸易商之殇还是之变?

主流铁矿石的贸易,基本是以长协制在运作,也就是钢厂找矿山签订年度或季度协议,除了协议外的矿量,矿山则以私下议标或公开的平台招标的方式以海漂方式销售。但是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矿山开始把自家的铁矿石落到中国港口自己销售。要说是哪家矿山开始落现的呢?这个鼻祖应该是淡水河谷(VALE),他们在调研筹备多年后,在2017年就开始了全国范围内的落地自家的卡粉和高硅巴粗进行混矿、然后销售的业务。

除了淡水河谷外,这两年其它几大矿山的自落地次数也越来越多。曲线落现的有罗伊山和FMG等,比如罗伊山在去年与几家伙伴合作(有外资有央企),把自己的罗伊山铁矿石粉、块委托落到中国港口,然后让其合作伙伴代为销售;FMG之前是分别把混合粉、超特粉和西部粉委托嘉能可、瑞钢联落地代为销售。

而今年几大矿山几乎都是出动,根本不经过第三方,通过自己的中国或境外公司直接把自家的货物落到港口销售。这与销售海漂货物的情况完全不同的是,矿山直接面对港口的终端用户,直接把中间商都“革命”掉了!

结  语

『重组』、『搬迁』和『落现』这三对关键字,其实昭示着钢铁、铁矿石产业的趋势:

1、钢厂在“后‘去产能’”时代仍然会兼并重组,国企和民营“两条腿”将一起迈,我国的钢铁行业集中度将越来越高,钢铁产业发展也将越来越具备国际竞争力。

2、钢厂在“后‘去产能’”时代将会突破以前地域集中的局限,钢厂将从“北强南弱”的格局中逐渐走向南北趋于均衡,未来可能甚至会没有“北材南下”的情况,因为南方的产能、产量将逐渐增加。

3、四大矿山将逐渐从销售长协与海漂货物到把销售前置到中国港口,直接面对钢厂终端客户,减少贸易流程,挤兑贸易空间,从而达到绝对控制自身产品销售的程度,把自身利益最大化。

基于此,我们可以看到似乎钢厂的集中化过程,刚好也是矿山逐渐去除中间环节的过程,届时话语权将掌握在谁手中呢?

    声明:“有一点墨”公众号已授权兰格钢铁网作为网络平台独家发布相关公众号原创文章,所有文章解释权及版权归“有一点墨”公众号所有。文章来源:公众号“有一点墨”;微信ID:i-blackmores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