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格首页 >煤焦 >煤炭 >市场动态 >煤炭市场动态
拟花费超400亿欧元 德国立法逐步淘汰煤炭
发表日期:2020-9-7 8:46:44 兰格钢铁
    

今年7月,德国议会通过了2项新的立法,决定到2038年逐步淘汰煤炭,这一计划可谓是在德国期盼已久。为实现该计划,德国可能还要花费至少400亿欧元资助煤矿区经济,另外补贴超过40亿欧元给煤电厂。但对于一些环保组织而言,该项计划的力度依然不够宏大,根本达不到拟定的气候目标的要求,一些信奉自由市场的人士则批评补贴煤电厂的做法有浪费纳税人钱的嫌疑。

德国联邦议院通过的两个法案《德国燃煤电厂淘汰法案》(the Act on the Phase-out of Coal-fired Power Plants) 和《矿区结构调整法案》(the Structural Reinforcement Act for Mining Regions),设想到2038年关闭最后一座燃煤电厂,但需要花费约400亿欧元(450亿美元)来帮助一些受影响的地区以应对这一能源转型带来的经济冲击。

逐步淘汰煤炭计划是德国 “能源转型”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使德国这一欧洲最大的经济体摆脱使地球变暖的化石燃料的依赖,并利用可再生能源来满足德国大量的能源需求。与英国和法国等国家相比,德国想要实现这一目标的难度更大,因为德国还确定要在2022年底之前也逐步淘汰核电。

德国环境部长Svenja Schulze表示:

“德国留给燃煤发电的日子不多了!德国是第一个同时提出要去核和淘汰煤炭的工业化国家。”

但绿色和平等环保组织认为延迟到2038年才淘汰煤炭,并不会迅速降低德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根本无法达到《巴黎气候协定》中设定的目标。绿色和平负责人认为应该提前到2030年加紧淘汰煤炭,这样可为欧洲和全球气候政策发出强烈信号。

德国计划到2030年,65%的可再生能源电力,煤炭逐步退出

德国早在2018年即已关闭了最后一个黑煤矿,但德国依然在进口燃料并继续在挖掘国内的褐煤储量,因为德国在西部和东部有丰富的褐煤。德国地方官员认为,快速地关闭当地煤矿,大量的褐煤矿即便转变成自然保护区和湖边度假胜地,甚至转移德国航空航天中心(DLR)的设施到褐煤开采区,也无法保证该地区失业矿工的生活条件和当地经济不会变得更糟糕。

法案提出了具体的燃煤电厂的退出方案,将分三个阶段进行:

到2022年底,保留15GW硬煤和15 GW 褐煤产能(2019年为22.8 GW 硬煤和21.1 GW 褐煤)

到2030年底,保留8GW硬煤和9GW的褐煤

最迟到2038年年底,随着淘汰工作的完成,将不再有煤炭发电能力

计划在2026年、2029年和2032年进行三次审查,以决定是否可以在2035年之前完成淘汰工作。

德国环境部长Schulze表示,德国会定期审查以确定是否可提前终止煤炭。她指出,到2022年底,德国污染最严重的八座燃煤电厂肯定将关闭。

即便给出了一个明确的时间表,环保主义者和自由人士同样批评了向煤炭公司关闭工厂而提供的巨额补助资金。环保人士要求德国政府提供补偿分配的细节,包括一项德国经济部与德国能源公司LEAG(Lausitz Energie Kraftwerk AG)和RWE的秘密谈判中所提到的可能超过43.5亿欧元的资金,这个巨额资金是用来补偿后两者关闭褐煤发电厂的损失。预计其中26亿欧元用于RWE集团,17.5亿欧元用于LEAG。但是没人知道补偿是如何计算的,而且有的燃煤电厂本来就要关闭,依然可以得到补偿。但德国经济部以程序上的问题为由拒绝提供更多细节。按计划,德国硬煤产能的减少将通过联邦网络管理局(BNetzA)组织的拍卖实施。9月1日已完成了第一轮的退煤拍卖招标。

德国自由民主党副主席、联邦议员Katja Suding则说:

政府应该选择提高现有排放体系中的碳定价,这样自然而然就会鼓励那些电力运营商关闭无利可图的燃煤电厂。只需要使用经济手段,将燃煤发电变得非常昂贵,燃煤电厂不再盈利,自然就会选择关闭。

根据德国弗劳恩霍夫研究所(Fraunhofer Institute)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德国全部电力的约55.8%来自可再生能源,包括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和水能。燃煤发电占近20%,其次是核能和天然气,分别约占12%。

除了退煤需要给煤电厂拥有者提供高额补偿外,淘汰煤炭所引起的矿区和煤电厂工人的失业,也是一个大难题。

根据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6年,德国拥有148个在运营的燃煤电厂。截至2018年底,有33000人的就业直接或间接依靠煤炭生产。预计这些工人中有许多将被保留,58岁以上的工人有权获得最多五年的调整津贴。德国有全世界最大的褐煤开采区,这些露天开采的煤矿,曾经吸纳了最高16万人工作,目前仍有接近1.6万人,且工人岁数较大,平均年龄超过45岁。

1960-2014年褐煤区就业人数变化

对于淘汰煤矿导致的矿区工人失业带来的经济困难问题,德国提出的《矿区结构调整法案》有一些规定。按计划,在德国四个主要煤炭开采州,勃兰登堡州、萨克森-安哈尔特州、萨克森州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煤炭开采地区的褐煤厂和煤矿的工人将有资格获得所谓的“调整金”,直到2043年。到2038年,四个煤炭州将总共获得140亿欧元用于这些地区的直接投资,而联邦政府还将额外提供260亿欧元,以实施“进一步措施”来加强当地的经济。另外,这还不包括德国政府提出的向主要燃煤发电企业补偿43.5亿欧元的计划。

早在今年1月16日,在德国联邦政府与四个煤炭州的代表达成400亿欧元支持矿区经济重组的交易时,就有分析人士即指出,这种方案并不会使德国更接近气候目标。

法国智库IDDRI气候和能源政策研究人员Nicolas Berghmans指出:

该协议不能完全满足到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比1990年减少55%的水平。这是一个折衷方案,只能减少47.6%。德国政府还需要提升气候雄心。

特别是,德国虽然立法确立了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要占总用电量的65%的目标,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表明为了实现这一份额,风能或光伏装机的数量该如何增加,也即德国至今未给可再生能源更大比例提供一个明确的数据和时间表,包括更激进的政策。相反,耗资15亿欧元、装机容量高达1.1GW的德国最新煤电厂Datteln 4 依然在一片反对声中全新上线了。

环保人士聚集在德国新建的电厂Datteln 4 前,反对建设燃煤电厂,认为德国能源转型的雄心依然不够

在今年年底之前,根据德国的煤炭淘汰法,将举办几次拍卖,第一批褐煤和硬煤电厂将从电网撤下。

9月4日,瑞典公用事业公司大瀑布集团Vattenfall宣布,希望关闭其在德国2015年建成的最新、效率最高的燃煤电厂,因为该电厂已无利可图。在参加了9月1日德国举行的第一次硬煤淘汰招标后,公司首席执行官Magnus Hall表示,如果大瀑布此处竞标成功,到2021年中期,地处汉堡市容量高达1.6 GW的Moorburg电厂将部分或全部停止运营。

德国联邦政府承诺的400亿欧元结构援助资金也等待开始真正分配。为此,由联邦政府和产煤州代表组成的协调委员会于8月27日签署了一项联邦政府协议,新成立的委员会承诺将确保在四个产煤州公平分配资金。据透露,目前已经收到了80个想要资金项目的注册。德国政府透露,为2020年和2021年已预留了20亿欧元的资金 ,用来资助一些实验室,如能源系统转换技术、商业规模绿氢生产以及低碳氢燃料火车等项目的研究。

与上述两个法案通过的同期,联邦议院还同意了《建筑物能源法》,并修订了涉及到风力发电机和居民区之间最小距离规定的《联邦建筑法》,新修订的《德国可再生能源法》则取消了对光伏的一些限制等。此后,德国政府又出台了《投资加速法》(Investment Acceleration Act),规定了各类基础设施项目至关重要的规划和程序变更的流程,在处理反对建设风电场等诉讼问题时,可以大大缩短时间。这几个法案,也都有利于德国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和德国能源转型的实现。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