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格首页 >“墨”专栏 >“墨”专栏
海外矿山—库里亚诺宾铁矿的前世今生
发表日期:2021/6/24 9:25:18 “有一点墨”公众号
    

库里亚诺宾(Koolyannobbing),在国内老铁们眼里,是一个铁矿石项目,这个铁矿石项目出产的铁矿石以“库里亚诺宾粉(块)”著称,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已经登陆中国市场。彼时,库里亚诺宾铁矿石项目还属于澳大利亚波曼公司和鞍钢的合作项目。

看一组历史数据,当时的库里亚诺宾出产的铁矿石项目开采始于1994年7月。到1995年底,共采出矿石229万吨,剥离岩石84万吨。采出原矿品位铁含量高达63.94%,磷含量0.081%。按此数据,库里亚诺宾项目绝对是个高品质的好项目。

01

库里亚诺宾铁矿项目的发展历史

库里亚诺宾(Koolyanobbing,也有译作“库里安诺宾”、“库利亚诺宾”、“库利安诺宾”等等,在行业内这个矿区生产的块矿常被简称作“库宾块”、“库宾粉”或“库利块”、“库利粉”等。),属于伊尔干郡(Shire of Yilgan),位于西澳首府珀斯的东北420公里处。在上个世纪之交,正是对黄金的渴求将探矿者带到了库里亚诺宾地区。

1887年,探矿者亨利·多德 (Henry Dowd) 成为第一个到访该地区的白人,直到 1891年他才返回,并认为“这块岩石没有价值”。

多德先生把他的发现记录放在一个瓶子里,然后把它埋在一个测量桩脚下的小山上。这个瓶子直到1963年才在现在被称为 Dowd Hill 的地方被发现。多德先生的手稿可以在当地的历史博物馆中看到。

1916年,布拉奇福德(Blatchford)绘制出其中的两个矿体图形并对其矿石进行了采样分析。

1945年,霍布森(Hobson)对其进行了详细的地质勘察。

1950年,A矿体开始生产, 产出的矿石供给位于珀斯市郊的Wundowie Charcoal铁厂(备注:1981年, 该铁厂因股份分散而停产)。

有其他历史的报道称,1952年的地质调查显示有相当多的铁矿床。

1953年, 迈尔斯(Miles)汇总了库里亚诺宾矿区的地质资料。

1960年,必和必拓获得了该地区的租约。

1965年,开始矿建。该主要矿床包含约6,000万吨铁矿石,铁品位为61%。处理过的矿石此时被运往西边约430公里的奎纳纳(Kwinana)。

1966年,第一列车将矿石运往奎纳纳(Kwinana)的铁厂。在此期间,横贯澳洲东西的铁路线改造、升级。为便于该地区的矿石运输, 铁路重新定线使之在D矿体与A矿体之间穿过。

由于铁矿采掘业的发展,人们就在库里亚诺宾(Koolyanobbing)建立了一个小镇,以满足采矿工人的需求。大约400-500人可以进入学校、俱乐部、游泳池、礼堂、杂货店、保龄球场等。库里亚诺宾(Koolyanobbing)变身为采矿营地,普通民众不能随便进出。

1983年,采矿生产因奎纳纳铁厂的关闭而中断。在此之前,总共采出矿石2500万吨。其中,2360万吨采自K矿体,94万吨采自A矿体,46万吨采自D矿体。此后,采矿权复归于西澳政府。

1992年,西澳政府向感兴趣重新开发库里亚诺宾铁矿项目的公司征集开采申请。波曼矿业公司(Portman Ltd.)参与竞逐,并被授权重新开发该矿区。

1992年6月,开采权正式转给波曼矿业公司。

波曼矿业公司于1993/94年重新开始了库里亚诺宾(Koolyanobbing)采矿作业。

波特曼的采矿模式是利用 FIFO 矿工进行运营【FIFO,即fly in fly out,飞进(矿区)飞出(矿区),意思是劳动力都是靠外来的】,因此在1994/95年期间,当地大部分的建筑物被出售、拆除并替换为单身人士宿舍。

1993年10月14日,波曼矿业公司与中国鞍山钢铁公司正式签署合约共同开发库里亚诺宾铁矿。彼时,库里亚诺宾铁矿由澳大利亚波曼公司和中国鞍山钢铁集团公司合资经营,其中澳大利亚波特曼公司股份占60%,中国鞍山钢铁公司股份占40%。合资企业生产的粉矿按合同全部销往中国鞍钢,合同期20年;块矿销往鞍钢、中国其他用户和日本。

需要说明的是,波曼矿业公司(Portman Ltd)是一家位于珀斯、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铁矿石供应商。波曼公司大约75%的产品出口到中国,25%出口到日本。波曼公司的主要资产是西澳大利亚的库里亚诺宾铁矿项目(当时产量约为500万吨)和位于西澳大利亚西北部的鹦鹉岛项目(年产量达60万吨的优质高品鹦鹉岛粉的 50%)。

1994年7月25日,采矿生产从K矿体重新开始。

1994年8月3日,破碎系统正式开始运转。

1994年8月7日,第一列车矿石运往埃斯佩兰斯港。从此,库里亚诺宾铁矿又重现生机。

库里亚诺宾铁矿项目于1994年7月到1995年底共采出原矿229万吨,Fe 63.94%;采出矿石经破碎筛分,产生成品矿块与粉矿,块矿占49%、粉矿占51%。

Cliffs Natural Resources 于2008年12月从波曼公司手中收购了该业务。

Cliffs于2018年初停止了库里亚诺宾的采矿业务,并于2018年6月12日与Mineral Resources Limited (以下简称:MRL) 签订了资产出售协议。该交易于2018年8月完成,包括将Cliffs采矿权的法定所有权,包括埃斯佩兰斯港的所有剩余铁矿石、项目的固定工厂、设备和非加工基础设施等所有资产均转移至MRL的全资子公司 Yilgarn Iron Pty Ltd(以下简称:YIPL)。

该项目在被MRL收购后停产数月,YIPL于2018年9月开始在库里亚诺宾铁矿项目上开采。铁矿石从多个露天矿场开采、混合、破碎和筛选并于2018年12月恢复发货。被收购后的库里亚诺宾铁矿项目,所发运的铁矿石产品已经不同与往。

02

库里亚诺宾铁矿石的矿区与储量

库里亚诺宾(Koolyanobbing),从前文谈及其发展历史,我们就知道,它是一个地名,也是一个铁矿石项目的统称,它包含了库里亚诺宾(Koolyanobbing)、杰克逊山(Mount Jackson) 和温达令(Windarling)三个大矿区。这三个矿区相隔大约70英里。

库里亚诺宾矿区是带状铁地层(BIF)包含矿化,主要是赤铁矿和针铁矿。铁矿石分布在70英里作业半径内的10个独立矿床中,个别矿床往往较小,每个矿床都具有不同的化学和物理属性,因此为了达到客户的产品质量,来自每个矿床的不同数量的矿石必须混合在一起。

按照1996年6月17日,中国鞍钢驻库里亚诺宾铁矿顾问、 生产工程师谭振祥在《中澳合资的库里亚诺宾铁矿》一文中的描述,具体如下:

库里亚诺宾矿区位于典型的太古代绿泥岩带中(迄今约26亿年),是地球上形成最早的地壳的代表。其岩石为火山熔岩与沉积岩。带状含铁岩层就沉积在附近较浅的盆地中,它是产生各矿体的原生岩层。矿体的成矿类型与矿物学控制了许多诸如磷、硅石等混杂组分的分布。

A矿体呈简单的平面几何形状, 其走向长700米,宽50米,向东北倾斜70°。A矿体是库里亚诺宾矿区唯一的主要因表面氧化而形成的矿体。A矿体目前剩余的探明储量为1160万吨, 铁、磷含量分别为62.41%、0.033%;可采储量1010万吨, 铁、磷含量分别为61.60%、0.033%。

D矿体走向长300米,最大宽度100米。主要为低磷的赤铁矿。D矿体尚存的探明储量为270万吨,铁、磷含量为61.25%、0.034%。D矿体尚存可采储量为250万吨,铁、磷含量分别为61.29%、0.033%。

K矿体几何形状复杂。矿体在库里亚诺宾矿区地层隆起时,由于带状含铁岩层的激烈褶曲与断裂而产生。K 矿体目前剩余探明储量为2500万吨,铁、磷含量分别为63.90%、0.110%;剩余可采储量为2440万吨,铁、磷含量分别为63.91%、0.110%。

除上述A、D、K 三个矿体外, 库里亚诺宾矿区还有C、F 两个矿体。C矿体起源、几何形状与K矿体相似,但规模很小,估计其储量不超过30万吨。F矿体由沥滤、氧化而形成;该矿体走向NW-SE,倾角近90°,走向长1.5公里,最大宽度170米。因变形产生褶曲,角砾化发生在主热液后,故矿体不含镜铁矿。矿石皆为浅成,主要为赤铁矿与针铁矿,磷含量介于A、K矿体之间。估计含低铁、高硅石的矿石约6000-8000万吨。

可见,当时库里亚诺宾矿区的储量和铁矿石含量还是比较高的。

03

库里亚诺宾项目设施与开采

库里亚诺宾铁矿项目采用的是传统的露天开采方法,如钻爆、拖运卡车和挖掘机。目前的采矿车队包括一台日立 EX2600 挖掘机,以及 150 吨和 205 吨自卸卡车。

该项目矿山的设计涉及矿坑、产品库存和尾款等废物倾倒场设计的详细使用年限。矿坑设计中已包含最小采矿宽度,最终矿坑设计仅基于测量和指示的资源分类。

MRL于2020年3月开始在 Mt Jackson 矿坑开采,并在2020年6月之前将 Deception 和 Jackson 矿坑过渡到较低带矿的矿石交付阶段。F3矿坑正在到达矿体底部,而F1矿坑开始进入工作和场地清理坑。

直到 2019 年底,库里亚诺宾铁矿项目的采矿速度为每年600万吨。为了提高采矿效率,MRL一方面通过升级工厂设施,一方面通过提高铁路运力和调试额外的自卸卡车等多重举措来提产增效。

该项目增加了一个初级破碎区,其中包括一个新的矿井 (ROM) 墙、一个 ROM 仓、一个初级颚式破碎机和碎矿输送机,以及板式给料机和格栅给料机。作为工厂升级的一部分,还创建了一个安装有双层过滤筛、三个卸料输送机的新筛分区,以及一个新的二级破碎区。工厂的产品皮带机和传送槽也进行了整改升级。

库里亚诺宾铁矿项目在2020年4月至6月期间生产了250万吨铁矿石。该项目在2020年6月实现了1270万吨的年化运行率。2020年,MRL通过对项目配套设施的多次升级,该项目的年产量从850万吨的年产量一跃增加到1100万吨的年产量,自此,库里亚诺宾铁矿项目的月化产量达到了92万吨左右。

在MRL的运营下,来自迪赛普森(Deception)、杰克逊山(Mount Jackson) 和温达令(Windarling)几个矿区产出的铁矿石,通过运输公路短驳到库里亚诺宾,几个矿点出产的铁矿石在那里进行选择性地混合、粉碎和筛选,以满足市场需求的规格;最终混矿出来的铁矿石产品,通过铁路从库利亚诺宾运输到其南面约360英里处的埃斯佩兰斯港发运出口。

04

库里亚诺宾铁矿石品质变化

在上个世纪90年代,鞍钢合作期间的库里亚诺宾铁矿项目的产品品位高、品质好。但经过20多年的开发,如今的库里亚诺宾矿区里的铁矿石储量、品位则大不如前。在我们2018年的历史文章中,曾经对MRL收购Cliffs后进行及时跟踪报道,当时从Cliffs的2017年的年报中我们已经发现库里亚诺宾矿区铁品位下滑的情况,以下:

根据Porter GeoConsulancyPry这家澳洲本土的地质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在1967年至1972年期间,开采自 Kooyanobbing矿山8百万吨铁矿,其平均铁品位为61.4%,磷含量为013%,LOI为6%。

根据《Cliffs Natral Resources Annual Repor,2012》(Clifss2012年年报)显示,截至2011年底,铁含量为89.1百万吨,含铁量为60.9%,到了2017年,根据《Ciffs Natural Resources Annua) Repor, 2017》数据展示的,Cliffs的铁品位已经下降了。

我们也可以从下列一组数据了解到近期库里亚诺宾铁矿项目的最新储量和品质信息:

截至2019年11月,这些矿床的已探明和概算总储量估计为4080万吨(Mt),铁含量为58.2%、SiO2:4.9%、Al2O3:2.0% 、P:0.097% 、LOI:8.2% 。F矿点储量估计为490万吨。

近两年来,基本上由瑞钢联在包销的库里亚诺宾铁矿石以“新产品”、小库利矿或新库利矿的“新名称”重新回到国内老铁的眼前(请参照上图中2020-2021年库利块、库利粉的指标),一方面发货量不大,另一方面品质已经变成中低品了。和PMI块、粉,阿特拉斯块、粉等差不多一个品质的澳洲中小矿山品种一道,库利“新”矿恰逢钢材利润膨胀的时机,产品自然不大好销售。也许,只有等钢厂利润收缩的时候,这些中低品矿才有它们展现的时机。

声明:“有一点墨”公众号已授权兰格钢铁网作为网络平台独家发布相关公众号原创文章,所有文章解释权及版权归“有一点墨”公众号所有。文章来源:公众号“有一点墨”;微信ID:i-blackmores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兰格钢铁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